说话兰州

《请你停下来,听听兰州》

在兰州生活了23年,这一次就这样义无反顾的离开了这座城。南方下不断的雨让我格外想念起家乡十月里开始泛黄的落叶和落不下的夕阳。

和外地朋友谈起兰州都是由兰州拉面说起。我估计在世界的每个有中国人的地方都会有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以至于曾经有人猜测兰州拉面馆和沙县小吃店是中国特工的联络点。我在外地吃过两次兰州拉面,无一例外,没法和家乡的相比。后来才了解到外地面馆的多半是青海人开的。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你无法给他们阐述兰州拉面是什么滋味,唯一能做的带到兰州街边的牛肉面馆里来一份地道的牛肉面,而不是那家喻户晓的兰州拉面。

除了拉面,似乎对于兰州没有更好的名牌或者代名词。然而听了多年歌的我来说突然想说说家乡的歌。或许是阅历的原因,从少年时和大多数人喜欢听的歌儿一样,从似乎说对于兰州的音乐似乎也要从民谣说起。

兰州,上个世纪被誉为中国摇滚的西雅图。在崔健将摇滚带入中国开始,兰州就并驾齐驱,1986年,兰州“蓓蕾”乐团首开先河,李晋健组建第一支乐队,著名的“地包天”乐队出现。

1993年,“残响”一诞生就以金属”当之无愧地成了兰州摇滚乐队的先驱,青年周进、老咪、杨杨、孔祥斌、张哲等人在广阔的天空下挥汗如雨。

后来的后来,从1990年到2012年,兰州组建的地下乐队不下于250个。从时间音乐吧到现在的葵,从野孩子到低苦艾,从小众的圈子到现在逐渐被更多的人接受。

初听兰州民谣的这些曲子,往往觉得很阴郁悲伤,没有听朋克那样亢奋激进,也不像其他地方的民谣。容易被人接受。再听之,似乎有些许意思,脑海里会想起泛起一些画面引导你继续前行。反复听后你才发现这是西北的味道,每首歌都有自己的故事,也可能是一代人的故事。

兰州民谣里不可缺少的就是花儿。这种广泛流传于青海甘肃宁夏的民歌的确是一种独特的地域文化代表。我曾经去过临夏莲花山的花儿节。当地的回族人们盛装打扮在青山绿水间手扶着耳廓唱着一句一句对姑娘的思念。那时觉得这样的曲调太老土,尕妹妹红丢丢这样的词怎么能上大雅之堂,也只有在民间传唱。随着时光的流逝,年龄的长大,曾经觉得流行的歌曲也早已忘记了多半,渐渐的喜欢一些真正的音乐。突然有一天我才发现花儿是非常动听的民歌。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才可以经久不衰。兰州乐队歌手里都会多多少少体现这样的曲调特征。这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宁夏的布衣,苏阳都在歌曲里展示了家乡独特的花儿曲调。

其实每个离开兰州的孩子回到家下了火车飞机,第一件事或许是吃一碗正宗的牛大。多少人走出去后忘不了的竟是这一碗面。想家时因为爱它。虽然在外人眼里它还是落后,脏乱飞沙走石的代名词。其实对于家乡的热爱在很多歌里都体现过《兰州兰州》里:“未东去的黄河水打上了刹那的涟漪,千里之外的高楼上的你彻夜未眠”听低苦艾现场的时候刘堃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无论你在哪里,身在何方,做着什么,你的家乡永远是兰州。你的性格,你的记忆,你的言语,你的习惯,都是被这座城市所影响着。那是种抹不掉的印记,言不清的宿命。

也许你不知道,兰州的音乐,那么我介绍一些兰州的歌手,你去听一听,你去想一想。不需要太多的解释,不需要太多的包装。希望你会喜欢,喜欢这些在我们身边的人,在我们身边的音乐。

文章原作者: 环子七号

兰州的马路 你敢开多快?

  假设兰州市的马路上只有你一辆车,谁告诉我,让你在兰州的路上,你敢开多快?哪怕是马路上一个人一辆车一个红绿灯都没有的情况下,反正我是开不快的.极个别的路段估计敢开80KM/H,绝大部分开个40行了,个别的路段,我最多以10KM/H的速度开,当然,前提是要心疼车.

  我们兰州的路,开过车的都知道,槽\坑\坎\窝\包遍布,大补丁小补丁密集,拉链纵横,时不时还有个没有盖子的窖井,动不动路面陷个天坑,要么突然路中横亘一道深槽,要么猛的前面惊现几个大包……

  路旁边有树有建筑,城两面有山有黄河,路修不宽,修不多这我们都能理解.

  可你妈的,路修不宽你修不平吗?

  你妈的,你修不平你能不能不要挖啊?

  你妈的,你既然要挖,挖一次不行啊?

  你妈的,你挖好多遍完了你把路补好不行啊?

  你妈的,你一次补不好多补几次不行啊?

  MLGB的,店子街路口的鱼鳞路,通过性极强的三马子上去,颠的连车把都抓不住.北滨河路过了金城关往西,我开车路过的第一感觉就是轮胎破了,车跑起来BIA JI \BIA JI的.七中十字,一个大窝.南滨河路西段,车速要是起来,路中间突然出现的坑,不要你的命,就要你车的命.河北庙滩子到盐场堡路段,直接就是连乡村级公路都不如.红山根三角花园到绿色市场那条路,你要是时速超过10公里,恭喜你,你可以去参加达喀尔汽车拉力赛了.鱼池口到东岗镇,完全可以做为国家级的汽车极限路况测试场.邮电大楼天桥下,坑坎太深,有好人给铺了些鹅卵石,是的,你没听错,是鹅卵石嗳.南河道,路还凑合,可惜啊,开到头是一个大土堆,头断了!在定西路东口十字,你由东往西走的话,速度稍微快点,你就可以学会一个特技驾驶动作:腾跃,别说我没告诉你哦……

  玛乐隔壁的,你兰州好歹也是个省会城市啊,没人要求你每条路都像长安街一样,可你的路也不能像戈壁滩吧?我他妈的从东岗镇去趟和平,来回就是20大,我的钱让谁挖了光阴老?

  限行?外地的长十几米、重几十上百吨的卡车怎么不限?你知道一辆卡车出个大门、在路边停一下、拐个弯、掉个头、要堵多少车吗?

  堵车?车堵的水泄不通、针插不进的时候,白衣服的阿sir在哪里呢?我来告诉你,他们在路宽车稀的地方,拿个日本的数码相机,钻在路边的车里,拍违章停车的和超速的呢。要么就在堵车不远的某个路口,扣摩托车着呢。

  今天笑话青海,明天笑话宁夏,笑你哥的腰子呢。都在变化,人家一天天变好,兰州却越变越破烂。要想富,先修路,山里的娃娃都知道呢,兰州,你亏先人老,你还是省会,你还想当西北五省的商贸中心呢,凭撒沙?就凭你的搓板路?

  我生在兰州长在兰州,兰州,你就和我妈一样,可我现在却无法以你为荣。你穷些没关系,衣服上有补丁没关系,木你穿干净些行不行?你脸长的难看些、皮肤黑些没关系,你带些笑容,擦点雪花膏行不行?

  兰州的公仆们,是时候学一学重庆市的官员们了,坐在大卡车的后马槽里,把兰州市的大街小巷转一转,感觉一下没有了奥迪、丰田的避震了,兰州的马路给你的尊臀带来的最直接的感受,看看你们所牧之民们生着活着的世界。以后少拍点脑袋,准备拍脑袋的时候,先摸一哈自己的沟蛋子。

  闲球着没事,粗人说了些粗话,供诸君一笑而已。我也是蛋疼了,还是洗洗睡吧。

【窝主小议】–反正车我是买不起,也不担心开车这事,就是以后咱坐车的都要注意啊,嘿嘿!